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任明 > 《爱乐之城》——寻梦之地还是虚幻之地

《爱乐之城》——寻梦之地还是虚幻之地

在情人节的第二天去看了本届奥斯卡的热门影片——获了14项提名,平了历史提名最高纪录的——《爱乐之城》。影片一开始就满溢着导演对歌舞片的热情,在洛杉矶城塞车的公路上,一群寻梦者跳出车来,载歌载舞。

缤纷各异的打扮与肤色,色彩浓烈的服饰,晴朗耀眼的天空,充满热情与活力的歌唱,这影片的第一幕让人承认,音乐与舞蹈永远有一种打动人心的魅力,虽然总有人表示对歌舞片“水土不服”,正像总有人表示对音乐剧“水土不服”一样——难以习惯剧中人演着演着就又唱又跳起来。可能确实如此。然而我们的老祖宗也告诉我们确实有“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的境界。要达到这种境界很难。但32岁的达米恩·查泽雷在其所导演的《爱乐之城》中似乎是做到了——这也可能是因为他在影片一开始就以一场近乎宣言式的歌舞为影片奠定了基调的缘故。在这部影片中,角色恣意歌舞的程度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为了表达青春,为了表达情绪,甚至有时,仅仅是为了表达浪漫。

导演毕业于哈佛大学视觉与环境研究专业,从该片的视觉呈现来说,导演是学有所成。《爱乐之城》的色彩浓烈、精美感人与张弛有度,也让我想到,电影作为一门工业技术,工业与专业分工的发展水平对其最终呈现确实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而反思我们自己的电影,不是在思想上老套僵化,就是在制作工艺与完成水准上有很大偏差;能够将活泼的思想与严谨的工艺融为一体、为影片内容找到一套合适的“战袍”的,并不多见。

这里所说的视觉呈现,指的是作为电影市场的主力军的年轻观众们所喜闻乐见的美学与视觉呈现;目前中国老中青三代导演在这一点上,都有不少举止失措、火候失当的例子。然而年轻一代导演已经有越来越多地自觉追求影片内容与视觉风格的结合,这令人充满期待。

《爱乐之城》就是一部有着主流观众所喜闻乐见的内容与形式的电影。男女主演是充满“文艺范儿”的艾玛·斯通和瑞恩·高斯林,他们的优雅与精致让观众看到追梦的人本身有多美好——也必然是美好的!斯通扮演的女主角——作着“演员梦”的咖啡店员——充满热情而独立、勇敢,高斯林扮演的男主角——想要开一间自己的爵士酒吧的键盘手——充满生活情趣,对爵士乐情有独钟。他们在洛杉矶这座“梦幻之城”相遇,互相鼓励实现彼此的梦想,然而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他们终于放手让对方离去。

五年后再相遇的那种唏嘘,只是对理想的再一次确认以及——对遗憾的再一次确认吧?

然而谁的人生没有遗憾呢?在情人节看这样一部影片——该片在中国大陆的首映日是情人节——也许众多年轻的、爱恋着的男男女女们热衷的是前任与现任、放手与遗憾等话题,然而我觉得在承认人生的种种遗憾之外,影片更值得我们欣赏的是男女主人公对梦想的追求,这种心怀梦想并且勇于追求的精神才是人生的要义。也许我们在心里不愿意接受“追求梦想”与“有情人终成眷属”有矛盾之处,然而即使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其潜台词也是对梦想的追求与坚持。影片两位主人公为了各自的梦想而放弃了爱情,在旁观者看来弥足可惜,然而自主选择什么是自己所坚持的,这不正是人所谓的“自由”之一吗?这种选择也许意味着自我实现而不是在爱情中实现自己的“价值”。其中也许有时代的症候与趣味所在,然而追求梦想的精神与荣光并不因此消失——正像影片中激励女主角的姨妈的故事所表明的。

有人说这种渲染主流价值观——奋斗、梦想、竞争等等——的电影骨子里是鄙俗,然而这种观点未免有些牵强——因为并没有人规定所谓“梦想”指的就是出人头地、成名成家、占尽好处。“梦想”可以是像影片中的高斯林那样,只想开一间自己的酒吧,演奏自己喜欢的音乐。如果连这也要鄙弃为“成功之道”的话,那我只能说,不愿意为了实现梦想去努力的人,可能真的也不配拥有梦想。

影片英文片名为LaLa Land”,意思是虚幻梦境、实际上不存在的地方。这是指洛杉矶这座城市给人的感觉。而洛杉矶确实存在。我们的一些梦想也确实存在。

推荐 14